美国退役军人事务部运行近30年,目前遇到四大难题

2018-08-12

国内“退役军人事务部”挂牌,很多退役老兵拭目以待,寄予厚望。这个机构在美国已经运行近30年,比较成熟,今天,咱们就来了解一下美国“退役军人事务部”的有关情况。

美国退役军人事务部成立于1989年,下设3个局(医疗局、福利局、国家公墓管理局)、22个直属单位。这些单位中,下面3个令人印象深刻——就业歧视投诉裁决办公室、女退役军人服务中心、少数族裔退役军人服务中心。这个机构负责2100多万美国退役军人和7000多万家属的管理、服务和抚恤工作。

很多人以为美国退伍军人能够得到很好的安置,事实不完全如此。比如,有120万美国退伍军人没有医保,这可不是俺瞎说,而是来自纽约大学和哈佛大学的调查报告。更有甚者,每年有8000多名退伍军人自杀。这是什么概念?每天22人自杀!此外,退役军人事务部自身还存在腐败问题,以至于特朗普在2017年4月专门下令成立退役军人事务部问责和保护举报人办公室,对渎职和腐败行为进行监督。

退役军人事务部的活儿不好干,如果干得不好,问责起来,倒霉的当然是部长大人。这不,美国退役军人事务部在上个月下旬刚刚换了掌门任。7月24日,55岁的罗伯特·威尔基成为新任部长(第10任),其任命在美国参议院以89:9的绝对多数票通过,在这之前,他是国防部副部长,负责人员和战备。

威尔基将于本周宣誓就职,压力不小,因为他的前任是被总统特朗普发以推文的方式解雇的。正式入住退役军人事务部之前,威尔基已经代理了两个月的部长,期间帮助推动立法以扩展退役军人在体系医疗机构之外就医,并签署了一项雄心勃勃、多年实施的计划,以改革该部门的电子病历系统。也就是说,他在“试用期”表现不错,所以能够转正。

退役军人事务部的活儿不好干,在威尔基之前,两任部长都干得不好。退役军人团体对国会不满,对退役军人事务部的状态不信任。在过去5年里,该部更换了两位部长(最新一次是3月),而且多个高管岗位空缺。上周,众议院民主党人还要求对前代理部长彼得·奥鲁尔克是否因政治原因而解雇和指派的高管进行调查。

新任部长威尔基走马上任,需要面对和解决一些列棘手问题,至少包括以下四点:

1、部门预算

政府官员和国会议员目前正就该部2019年财政预算中16亿美元的资金缺口扯皮(16亿美元小case,因为该部年度经费预算近900多亿美元),这在很大程度上阻碍了国会对联邦政府的整个拨款过程。

民主党(和一些共和党人)想把这笔钱列到明年的开支计划,但这笔钱没有出处。他们认为,即使退役军人社区护理项目不足,也不能阻碍其他退役军人服务项目。

白宫则坚持认为,这部分资金受到联邦开支条款限制,不能列支,同时还强调,联邦预算不能继续不受限制的增长,即使退役军人护理这样重要的优先事项也不能例外。

威尔基马上就会陷入这场扯皮中,他将负责在国会议员和政府之间建立一座桥梁,目标是在10月1日新的财年开始前推进拨款协议。

9f60-hhacrce0220638.jpg

2、社区护理改革

这场筹资斗争与今年夏天早些时候通过的名为“退役军人使命法案”有关,该法案要求在明年对该部门的体系外医疗项目进行重组。

社区护理改革势在必行。美国政府承诺退役军人的医疗和护理由军队体系内医疗机构保障,但体系内医院数量较少,不能完全保障分散各地的退役军人。于是,有人提议由遍布美国各地的私人医疗和护理机构承担,退役军人实行就近医疗保障,事务部承担就医和护理费用。但有人担心这会使退役军人医疗保障和社区护理出现“私有化”,对退役军人医疗保障资金将会大量流入私人口袋。因此,这个点子遭到政府官员和威尔基的强烈反对。

威尔基在确认听证会上表示,“反对退役军人私有化的努力”,但同时也暗示,他将扩大退役军人在体系医院之外的医疗选择。

d6db-hhacrce0221249.jpg

3、工作人员问题

退役军人事务部前部长舒尔金在3月被免职后,指责白宫和事务部政客背后捣鬼,因为这些人企图让退役军人事务部的医疗保健私有化。

私有化之争将围绕社区护理改革展开,不过新任部长威尔基首先要解决还不是这个问题,而是部里人手不足的问题——他接管的这个部门没有自己可以信赖的高管。

上个月的听证会上,参议院退役军人事务委员会高级委员、民主党参议员乔恩·特斯特警告威尔基:“你迟早会在这些人身上作出选择,你的前任就发生过这样的事,许多人已经不再在部里工作了。”

威尔基可能会在接下来的几周内为自己的工作定调,或者暗示大家安心工作和相互帮忙。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他将在部里组建自己的团队开展工作,原有人员需要积极配合。


a46b-hhacrce0222132.jpg

4、电子病历建设

今年5月,威尔基担任代理部长期间,曾与密苏里州CernerCorp公司签订一份合同,在未来十年内,让退役军人的电子病历与国防部系统保持一致。

这项复杂的项目预计耗资100亿美元,被卫生官员誉为信息系统的一大突破,不仅对退役军人和军队,而且对整个美国医学界都是如此。

本月早些时候,众议院退役军人事务委员会成立了一个新的小组委员会,专门监测这项工作的进展情况。共和党主席菲尔·罗表示,随着工作进展,他担心对退役军人的潜在影响,并承诺帮助解决信息共享和个人数据等棘手问题。

威尔基已经将医疗记录工作列为自己在未来几个月里对该部门的四大优先事项之一。其他三大优先事项是:社区护理改革、减少伤残索赔案件积压、改革该部门的人力资源系统。

从特朗普上任后的言行看,他对退役军人事务部挺重视。为什么?有人说他准备打仗了,得对军人好些。不过,尽管特朗普近两年在退役军人待遇上进行了一些改革,得到众多退役军人拥护,但毕竟这是美国联邦政府一个官僚机构,面对各种错综复杂的关系,新任部长是干得好干得长,还是像他的两个前任一样灰溜溜滚蛋,都是未知数。

更多新闻